2013年4月9日 星期二

2013. 03. 29 確診日

前言:
首先要謝謝所有關心我的家人及朋友,決定開始寫網路日記,是希望這篇網誌能幫助你們心安,並間接幫助世界上所有的人長保健康!2013.04.09 於美東康州。

2013. 03. 29(週五)

下午三點多,急促的電話鈴響劃破了家中像湖面寧靜的安詳,吵醒了正在陷入半夢半醒的我。接起電話:"喂,是蔣小姐嗎?我是佑民醫院,李醫師說病理切片已出來,問你可否現在來一趟,我們幫你掛號。下週一的回診我們幫你取消。"喚醒正在午睡的母親,在開往醫院的短短路途中,腦中快速倒播從2012年8月在左乳中發現腫塊至回台後做粗針切片的畫面:

  • 2012. 08 左乳發現腫塊,不痛不癢,滾來滾去,壓下去微疼
  • 2012. 08 在美國做乳房超音波及乳房X光,美國醫生說此1.4cm 的腫塊九成機率是纖維瘤,叫我不要擔心,並安排於2012.12月做細針切片確診
  • 2012. 09 看另一位美國醫生,提到腫塊,醫生觸診完,態度草率地建議我取消細針切片,管它是什麼,直接去開刀取出,他有好朋友可做此手術。但既然是纖維瘤,開了還是會再長出來。(我心中超不爽,這醫生也太草率了吧,現在卻有點後悔)
  • 2012. 08~ 2012. 12 腫塊變化不大,只是略微長大,自己卻注意到我開始掉髮、月經縮短,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看了另一位美國醫師,卻說因為我的年紀,這是黃體素改變的正常現象
  • 2013. 01 驗血報告正常,醫師開黃體素給我,說應該吃了掉髮現象會正常點,才吃四天,腫塊卻突然急速長大至3.5cm 多,並且變得好疼痛,月經更不正常了,才剛來完又來了,變成一個月來二次,馬上停吃黃體素
  • 2013. 01 再回去找叫我開刀的醫生,安排結果,三月底才有空。因為三月初就要回台了,等不及呀!
  • 2013.02~03 在回台前,因為腫塊劇痛害怕擔心,找了紐約市皇后區的上海老中醫,經診斷結果,說是乳腺發炎,開了藥,第一週發炎好轉也比較不痛了,第二週換藥後,腫塊突然急速變紅,疼痛不已,因為隔天要回台,故未回診換藥
  • 2013. 03. 09 回台立即去台北馬偕就醫,醫生一看說是乳腺發炎,劃了兩刀引流,引出的不是膿,而是血水,醫生說很奇怪,他判斷不是很怪的乳腺炎,要不就有可能是乳葉瘤,但因為發炎太厲害,不能切片,開了抗生素及類固醇
  • 2013. 03. 20 馬偕回診,腫塊完全未縮小,疼痛依舊。情況不妙,故我要求轉診至離家近的醫院做切片
  • 2013. 03. 22 佑民初診,照完超音波,和2012.08的超音波相比,腫塊雖然一樣形狀圓整無乩長,但多了好多血管,我心中涼了半截,心裡已有八成定案,但醫生說看腫塊形狀及病程,不太像癌症
  • 2013. 03. 25 做了痛死人的粗針切片手術,醫生看到切片形狀,還是說不太像癌症,比較像發炎。然而腫塊在粗針切片後,惡化至約4.75cm.而且劇痛無比!
雖然台灣、美國的醫生(前後總共六位醫生)沒有一個說看起來像癌瘤,但此時醫生的急電,加上自己看到的腫塊血管增生,我幾乎百分百確定我的腫塊是惡性的!心中已做好準備!

進入問診室,我問:"是惡性的,對吧?" 醫生奌奌頭,開始說:"腫塊太大,要先做化療,看看能不能縮小腫塊再做切除手術。"我問"若不做化療直接切呢?", "那得整個左乳切掉,你的胸部又很小,會切到胸肌。另外,你的皮膚明顯泛紅,我懷疑已轉移到皮膚,所以會切一些前哨淋巴做檢驗,才能斷定有無轉移。手術太複雜,我轉診你至彰基乳房外科主任,他是我老師。"

我聽完之後, 不可避免地非常沮喪. 又怕媽媽擔心, 背著媽媽偷哭了好多次. 當時的心情是---為什麼我可以選擇的治療方式這麼少?為什麼只有一種?? 天下哪有這種事? 我才不相信天下只有二種治療方式. 況且醫生那麼安靜, 啥也沒說, 只叫我去找他老師, 我不服輸的個性又出來了, 和醫生要了病理報告. 決定自己來做功課. 找出各種可能的解決方案.自己的命自己救, the patient is in control !!

若不幸罹癌, 絶對要冷靜以對, 繼續前行,


2 則留言:

  1. 現在看來,切片是好事嗎,起碼讓腫瘤液有地方流出,不至於污染整個乳房,就像皮膚囊腫,總要挑開皮膚,擠出膿液,才會慢慢變好,您有外敷任何中西藥物在傷口上嗎,或是Gerson的泥?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會說切片是好事.是判斷良性還惡性的必要過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