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葛森療法被打壓的歷史

葛森療法:治癒癌症和其他病症的神奇之道

194671日至3日,一群國家級癌症學家到美國國會參加關於1875號法案,別名佩柏-尼利抗癌草案的學術聽證會。當時佩柏和尼利兩位參議員打算藉由這個法案從政府預算中提撥1億美元給癌症學家們找出一勞永逸的癌症療法 
當一位華盛頓的醫生和一位律師向克勞德˙佩柏議員(Claude Pepper)回報葛森醫師已經成功找到針對癌症的有效療法之後,美國國會隨即邀請他示範具體的癌症療法。葛森醫師因而帶著五位痊癒的癌症患者和超過五位患者的醫療紀錄,到佩柏-尼利抗癌委員會發表簡報。
這位抗癌專家的簡報證詞和患者出人意表的療效促使佩柏議員召開記者會並且透過媒體傳達葛森療法的相關訊息。 然而,這時候代表藥廠協會(PMA)、美國醫學協會(AMA)和美國癌症學會(ACS)龐大利益的遊說團體出面要求記者們不要出席葛森療法記者會,改而參加有免費餐點和酒水的雞尾酒會。當時唯一想參加葛森記者會的媒體人是美國廣播公司主播雷蒙葛蘭史溫(Raymond Gram Swing)。 史溫主播在二戰期間是一名地位媲美愛德華·默羅的傳奇戰地記者。他在國會記者會上寫了非常多的筆記,並且準備用來當作東岸晚間六點新聞的播報題材。194673日星期三晚上,雷蒙葛蘭史溫向全美民眾報導了這則新聞:

"我希望我的判斷是對的。因為本人今天晚上不打算播報外交部長在巴黎就第里雅斯特問題達成協議;不想深入華盛頓的會計危機,也不會討論關於杜魯門總統簽署哈伯斯反敲詐法案。我今晚想要分享我昨天在華盛頓的學術聽證會上關於癌症的精彩演講,還有我國在癌症研究方面開拓新領域的需要。
現在國會正在審查佩柏-尼利草案,並且準備撥款1億美元進行癌症研究。這次政府官員們有如同推動原子能的遠見和決心,打算給科學家們充足的資源解決癌症問題。
抗癌草案本身就是很好的廣播題材。它顯現出民主對國家智慧和財富的重要貢獻。不過這個法案經過昨天由佩柏參議員主持的學術聽證會之後變得特別地吸引人。
昨天佩柏參議員邀請了一位流亡科學家。這名現居紐約的科學家名叫馬克斯葛森。另外還有五位患者陪同葛森醫師出席聽證會。這些病患分別罹患過幾種常見的癌症。用保守的語言來說,這些患者在接受葛森療法之後都有著令人欣慰的效果。 除了良好的療效之外,葛森療法的主要做法是葛森醫師用畢生鑽研的飲食療法。用醫學角度來說,葛森醫師並不是用食療治好了癌症,因為患者要五年以上不復發才算是痊癒。雖然葛森醫師已經利用食療治好了結核病和其他的病症,但是他在美國的癌症研究只進行了四年半。
不論抗癌療程的做法是多麼地保守,任何有機會成功治好國內至少四十萬名癌症患者的技術都會是個大新聞。話雖如此,如果現存的癌症研究能符合需求,就會有佩柏-尼利草案之外的法案撥款1億美元給癌症研究了。
我剛才謹慎、輕描淡寫的發言真的不足以表達我昨天在聽證會中感受到的震撼和喜悅。談論化學、飲食、營養和其他醫學話題是一回事,但是親眼看到一位17歲少女因為無法動手術的腦癌而癱瘓的案例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就在昨天,她不靠任何輔助就走到證人席,而且還仔細地分享她的抗癌故事。
昨天出席的患者還有一位曾經當過陸軍中士的壯漢。他罹患的也是腦癌。他動過手術,但是後續的深層放射線治療卻因為風險太高而作罷。昨天他出席作證的時候看起來相當健康。當然他對自己得以痊癒感到相當自豪。
另外一位患者是罹患轉移性乳癌的女士。昨天她的狀況相當良好,而且從容又充滿自信地出席作證。
光是幾個成果良好的案例並不足以影響醫學界的看法。但是這些案例都不是僥倖的特例,而是經過考驗,具有參考價值的事實。另外還有許多許多值得一提的例子。

醫學研究者們理應參考這些事實,並且透過各種代表希望的線索做出最後的結論
1) 為何美國國會在半世紀之前沒有通過抗癌預算法案? 2) 難道美國民眾的防癌和抗癌議題不夠重要嗎? 3) 為何當初兩位參議員發現癌症有機會痊癒之後,沒有一位抗癌專家要求對葛森療法進行測試呢?
佩柏-尼利草案的支持者們可以大聲疾呼:如果我們不找出癌症的有效療法,數百萬名美國同胞將會死於癌症。對美國而言,用1億美元擊敗癌症不過就是九牛一毛。然後支持者們可以表明葛森療法就是最有前景的癌症研究領域。
馬克斯葛森醫師在希特勒執政以前就是個知名有帶點爭議的人物。他的爭議點在於試圖用食療挑戰既有的結核病療法。葛森醫師當過德國神經醫學宗師--費爾斯特醫生(Otfrid Foerster)的助手,也當過德國外科手術宗師蕭爾柏赫醫生(Ferdinand Sauerbruch)的助手。 蕭爾柏赫-葛森食療在歐洲醫學界是很有名的皮膚結核症療法,而且療法的一部分也被收納到有公信力的醫學文獻。葛森醫師在佩柏委員會上表示:他研究食療理論的初衷是為了治療自己的偏頭痛。接著他開始用食療醫治其他人,而其中一位患者透過食療治好了皮膚結核症。
葛森醫師在威瑪共和國時期是一名知名的飲食專家。他幫助那個年代的德軍改吃脫水食物,而非罐頭食品。"───
雷蒙葛蘭史溫隨後在節目中播報了其他幾則新聞。當天廣播結束之後,美國廣播公司的紐約總部開始接到來自全國聽眾的詢問電話。可惜的是,當時掌握權勢而且心術不正的政商界人士也聽到了當天晚上的廣播。
沒多久藥廠協會成員,同時身為癌症化療藥劑廠商的高層人士出面施壓。他們威脅要撤下所有成藥的電台廣告,而美國廣播公司每年將因此損失幾千萬美元的廣告收入。史溫主播播報完讓全國同胞蜂擁詢問的癌症療法之後,他在兩個禮拜內就被趕下他待了三十年的播報台。
大家可能也想知道厚達227頁的1946年佩柏-尼利抗癌草案(檔案文號: 89471)的後續發展答案就是沒有後續。由於遊說團體和四位當過醫師的參議員出面杯葛,草案被國會撤銷了。直到今天,89471號草案還塵封在美國印務局的檔案櫃裡擱置。
大家可能會想問三個問題:


譯者:Patrick Shih


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葛森療法中綠汁食材的選擇標準

2017/10/29更新:
在台灣,選擇葛森綠汁食材真的要特別小心,葛森中菜汁就是藥汁,如果吃錯菜後果可大可小,這和一般的生機飲食真的不同,要買菜,真的只能自己把關。本文章並不影射任何有機農或有機菜批發商,只針對台灣現有的有機菜選購現況做一個約略的統整,請商家不要自行對號入座。


做葛森的人都知道,綠汁是葛森中解毒力最強的蔬菜汁。綠汁食材和份量細節,請參考葛森中文資訊網。看過連結後,就知道綠汁食材在台灣要買齊不容易,尤其是夏天,太熱種不出來,所以在台灣做葛森療法,首要步驟是把食材來源搞定。可是台灣的有機業有很多現實上的問題,很多有機菜其實不能算真正的有機菜。很多內幕為避免引起糾紛,只能提醒想選擇以葛森療法治病的人,自己先去研究台灣的有機產業。

導入正題前,我先說一個小故事。

從前有位和尚,帶了一個孩子,因為這孩子是被一個女人污衊為與他私生的兒子。當和尚被污衊時,他只是笑笑著說:"哦,是嗎?"
後來孩子長大了,做了大官,這女人又回來澄清,說孩子根本和和尚無關(別問我為何不驗DNA? 古代沒有啦!!),和尚又只笑笑說"哦,是嗎?"
後來鄰人問和尚,為何都不辯駁?和尚回:"孩子是無辜的,無父成長的孩子日子會很艱難,為了孩子,被污衊就算了,他需要一個父親成長。"鄰人問:"那現在孩子成功名就,女人又想要回來,你為什麼不爭?"和尚回:"孩子需要母親,孩子現在終於可和母親相認,而且真相大白,那麼我之前所受的污衊也就值得了。

在我心中,每一位病人都是無辜的孩子,加上我真的很在乎真相的個性,當看著病人因為吃錯菜,結果反其道而行時,真的很心急。因為在葛森中,如果沒有正確的有機菜來做葛森療法,想抗癌成功就很艱難,亞健康者還有機會修正,有些癌症病人真的是最後的機會了。吃錯菜時,嚴重者是會快速失去寶貴的性命的。因為好轉還惡化根本分不清楚。例如:最輕微的惡化反應~嘴破。很多之前化療過的病人會有嘴破的好轉反應,可是這種好轉反應都是過幾天就好,然後再復發,反反覆覆地時好時壞。吃錯菜的嘴破,是一直持續發炎,中間沒有癒合期,而且一拖就是好幾個月。吃錯菜的還有身體發癢...,也是一直都不好。根本沒做過全葛森也不是病人的商人,根本不懂中間的大不同,當病人問為何一直嘴破時,這些商人就只會說,那是好轉反應,什麼都推給好轉反應,最好是啦!!(想到我就真的一肚子xx),反正最後倒楣的都是病人。吃錯菜情節重大者,我知道的就真的有一位,連申訴的機會都沒有了(原因自己猜)。

自己把關有機菜是王道!!

在台灣,目前幾位葛得很不錯的癌症病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自己把關有機食材。他們自己辛苦地到各市面上的有機店找菜買菜,或自己租有機田種菜,或與自然農法的農友契作,自己監控菜的品質。所以要做葛森,一定不能圖方便,一定要自己把關食材,一定要開始學種菜,對有機系統的驗證方式做深入了解。學種菜的最大好處:自己種過菜後,就很會分辨是否是真的有機菜。而且一定對土壤更加了解,也更能與大自然做深入的連結,在選菜時和農夫聊天,也很快就能分辨出這個農夫的道行有多深,是否可信任。千萬別把菜的把關工作交給中間商。在葛森療法中,菜就是藥,和一般民眾對有機的要求完全不同。

再提醒一次,在台灣若你有機菜是用買的,不是自己租有機田種或自己監控的契作,請務必要使用台灣政府的有機農業網站篩選。因為唯有在政府有機系統中的,才會被隨時監控抽查。據我所知,台灣有些小農或中間商只驗農藥殘留,無農藥殘留時就說自己是有機,而很多消費者也搞不清楚有機執照和無毒間的差別。這種無毒菜不能算有機菜,一般人吃非治病是可以的,但葛森把菜當成藥來治病就不一定了。況且有很多黑藥根本驗不出來,而且這種不在有機系統中的,常缺少更重要的重金屬檢驗報告,可是一旦進入有機系統中,田地一定會被隨時抽驗重金屬,抽查中若有不合格時,菜都得下架並立即改善。這是一個安全的把關機制,要隨時自己查證是否驗證未過期,因為很多商家或農人一直用過期的驗證,這也是不行的,絶對不要靠商人們幫你把關。一定要常換菜,不要老吃固定一家的菜。

台灣市面上有機店中有被系統監控的有機菜都長這樣,包裝上一定有雙驗證,及生產者的資料。(謝謝葛森療法互助園的葛友轉借圖,範圖為中華有機農業協會標章)。台灣的雙標章最新更新連結

台灣在有機系統中受監控的正規有機菜的四種雙驗證範例:


大陸的葛友們在選有機菜時,因為社會現象使然,大部份的大陸葛友會自己找到有機農場訪問後才訂菜,大陸葛友都會自己把關,有自己一套的選菜模式,所以問題較小。

香港的葛友多半使用歐美進口的有機蔬菜,雖貴但已有基本把關,所以相比台灣,這二個地區的葛友在選擇有機菜時,他們都會自行把關,有機菜問題相較較少。

大部份的華人癌症是寒性體質,有陽光時一定去晒太陽也是重要的關鍵之一

台灣的農田隔壁就是工業區是很常見的,所以有沒有有機驗證,其實是一個基本的安全把關。引述一篇農田污染的相關報導,及一位曾參與土壤防治工程的姚小姐的經驗,您就明白了:


台灣的土地過去受工業汙染很嚴重,20年前台灣環保署開始的初期,我曾在環境工程公司任職,和在國外處理土地汙染有成回台的博士一起工作,例如桃園當年的RCA土地重度汙染,更不用說是過去廢電纜戴奧辛進入土地的汙染,還有台灣過去有很多小型電鍍廠埋暗管將劇毒的廢水排到地下,溪水中。。當時還會有農田旁的工廠,偷偷將劇毒的實驗室光阻液排到灌溉溝渠裡,當時農家還有人養著水牛,水牛喝水就當場暴斃。。。桃園地區的農田因為與各式小工廠比鄰而居,我們當時只能用觸目驚心來形容。。。土地有害重金屬受污染後,靠環工技術處理費用極為龐大,政府與業者都吃不消或只想殺價打折扣或放棄不處理。。。。為什麼我個人會很在乎農場的有機認證,因為有機認證對土壤,水源,環境等汙染有具體的檢測數據。。其他若靠小農良心無農藥的栽種,並不是擔心小農的誠信,也會覺得那是幫土地淨化的感動!但對其土壤裡原有的汙染的擔憂,亞健康者或許還能靠身體代謝處理。。。但癌病者務必留意。。。

所以一定要每一塊田都有有機認証才能用!


那有人會問,沒有有機認証的自然農法可以嗎?這當然取決於農場四週的環境。以下為幾個簡單的重點
  • 已施行自然農法三年至五年以上的田,且四週都是自然的有機環境,所用的肥料也全都是有機物(如有機果渣,酵素)
  • 農場四週不可有非有機農田,因為非有機農田噴灑的農藥及化學劑,會隨著風向及雨水而污染土壤
  • 農場最好在嘉南平原及其以南,最優的田就是花蓮及台東
  • 山上的無污染田也很棒,山泉水要在水源頭的最好
  • 台灣政府有機認証的田

其實做了葛森二年,真的從葛森療法學到很多,尤其會發現要種出好的蔬果是一門大學問,選好菜也是一個大學問。如何選菜?就借用一個部落客的文章,詳述了如何選好菜的撇步。(多和小農抬摃也可以學很多唷!)

土壤,就是最好的肥料!!

也在此強推一個超級好片。真的很感人呀!(一定要點進去看預告唷)

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


若您是病人,要做葛森重獲健康,對於菜的選擇一定要用高規格的嚴格標準審視,因為在葛森中,菜都是藥,也決定了你做葛森的成功率。

有出示有機認証的有機小農的菜,健康人還是可以試試,但重症病人真的要小心再小心,要發揮龜毛精神來選菜,不過,有機 v.s.  自然農法呢??在乾淨環境中的自然農法所種出的菜能量超高,況且現在台灣的有機認証更齊全了,已有自然農法認証單位,自然農法種出的有機菜,我個人經驗是能量最高的有機菜!所以病人要自己學習台灣有機系統的驗證方式,自己把關食材品質,別把這工作交給商人才是王道。


多和小農接觸說話,從小農的人品也能略見蔬菜的有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