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葛森療法被打壓的歷史

圖片
葛森療法:治癒癌症和其他病症的神奇之道 引言文章節錄自:The Gerson therapy. Theamazing juicing programme for cancer and other illnesses”, by Charlotte Gersonand Morton Walker, Thorsons ed. 轉貼自葛森療法互助園

1946年7月1日至3日,一群國家級癌症學家到美國國會參加關於1875號法案,別名佩柏-尼利抗癌草案的學術聽證會。當時佩柏和尼利兩位參議員打算藉由這個法案從政府預算中提撥1億美元給癌症學家們找出一勞永逸的癌症療法。 當一位華盛頓的醫生和一位律師向克勞德˙佩柏議員(Claude Pepper)回報葛森醫師已經成功找到針對癌症的有效療法之後,美國國會隨即邀請他示範具體的癌症療法。葛森醫師因而帶著五位痊癒的癌症患者和超過五位患者的醫療紀錄,到佩柏-尼利抗癌委員會發表簡報。 這位抗癌專家的簡報證詞和患者出人意表的療效促使佩柏議員召開記者會並且透過媒體傳達葛森療法的相關訊息。 然而,這時候代表藥廠協會(PMA)、美國醫學協會(AMA)和美國癌症學會(ACS)龐大利益的遊說團體出面要求記者們不要出席葛森療法記者會,改而參加有免費餐點和酒水的雞尾酒會。當時唯一想參加葛森記者會的媒體人是美國廣播公司主播—雷蒙‧葛蘭史溫(Raymond Gram Swing)。 史溫主播在二戰期間是一名地位媲美愛德華·默羅的傳奇戰地記者。他在國會記者會上寫了非常多的筆記,並且準備用來當作東岸晚間六點新聞的播報題材。1946年7月3日星期三晚上,雷蒙‧葛蘭史溫向全美民眾報導了這則新聞:
"我希望我的判斷是對的。因為本人今天晚上不打算播報外交部長在巴黎就第里雅斯特問題達成協議;不想深入華盛頓的會計危機,也不會討論關於杜魯門總統簽署哈伯斯反敲詐法案。我今晚想要分享我昨天在華盛頓的學術聽證會上關於癌症的精彩演講,還有我國在癌症研究方面開拓新領域的需要。 現在國會正在審查佩柏-尼利草案,並且準備撥款1億美元進行癌症研究。這次政府官員們有如同推動原子能的遠見和決心,打算給科學家們充足的資源解決癌症問題。 抗癌草案本身就是很好的廣播題材。它顯現出民主對國家智慧和財富的重要貢獻。不過這個法案經過昨天由佩柏參議員主持的學術聽證會之後變得特別地吸引人。 昨天佩柏參議員邀請了一位流亡科學家。這名現居…

葛森療法中綠汁食材的選擇標準

圖片
2017/10/29更新:
在台灣,選擇葛森綠汁食材真的要特別小心,葛森中菜汁就是藥汁,如果吃錯菜後果可大可小,這和一般的生機飲食真的不同,要買菜,真的只能自己把關。本文章並不影射任何有機農或有機菜批發商,只針對台灣現有的有機菜選購現況做一個約略的統整,請商家不要自行對號入座。


做葛森的人都知道,綠汁是葛森中解毒力最強的蔬菜汁。綠汁食材和份量細節,請參考葛森中文資訊網。看過連結後,就知道綠汁食材在台灣要買齊不容易,尤其是夏天,太熱種不出來,所以在台灣做葛森療法,首要步驟是把食材來源搞定。可是台灣的有機業有很多現實上的問題,很多有機菜其實不能算真正的有機菜。很多內幕為避免引起糾紛,只能提醒想選擇以葛森療法治病的人,自己先去研究台灣的有機產業。

導入正題前,我先說一個小故事。

從前有位和尚,帶了一個孩子,因為這孩子是被一個女人污衊為與他私生的兒子。當和尚被污衊時,他只是笑笑著說:"哦,是嗎?"
後來孩子長大了,做了大官,這女人又回來澄清,說孩子根本和和尚無關(別問我為何不驗DNA? 古代沒有啦!!),和尚又只笑笑說"哦,是嗎?"
後來鄰人問和尚,為何都不辯駁?和尚回:"孩子是無辜的,無父成長的孩子日子會很艱難,為了孩子,被污衊就算了,他需要一個父親成長。"鄰人問:"那現在孩子成功名就,女人又想要回來,你為什麼不爭?"和尚回:"孩子需要母親,孩子現在終於可和母親相認,而且真相大白,那麼我之前所受的污衊也就值得了。"

在我心中,每一位病人都是無辜的孩子,加上我真的很在乎真相的個性,當看著病人因為吃錯菜,結果反其道而行時,真的很心急。因為在葛森中,如果沒有正確的有機菜來做葛森療法,想抗癌成功就很艱難,亞健康者還有機會修正,有些癌症病人真的是最後的機會了。吃錯菜時,嚴重者是會快速失去寶貴的性命的。因為好轉還惡化根本分不清楚。例如:最輕微的惡化反應~嘴破。很多之前化療過的病人會有嘴破的好轉反應,可是這種好轉反應都是過幾天就好,然後再復發,反反覆覆地時好時壞。吃錯菜的嘴破,是一直持續發炎,中間沒有癒合期,而且一拖就是好幾個月。吃錯菜的還有身體發癢...,也是一直都不好。根本沒做過全葛森也不是病人的商人,根本不懂中間的大不同,當病人問為何一直嘴破時,這些商人就只會說,那是好轉反應,什麼都推給好轉反應,最好是啦!!(想到我就真的一肚子xx),反正最後倒楣的都是病人。吃錯菜情節重大者,我知道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