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

給西醫的一封信

腫瘤科的西醫您們好:
在2013年的3月29日, 台灣的西醫告訴我母親,我是三陰乳癌轉三期, 因為已轉移至皮膚, 且從超音波看來, 很大的可能性我的淋巴也感染了, 所以預後情況不好, 若對化療沒反應, 最多只剩一年 (奇怪了, 台灣的西醫都不會直接告訴病人本人實情, 都支支吾吾地轉告家人, 不知道為什麼耶???); 美國的西醫, 一看到我的腫瘤及切片報告, 馬上說, "發炎性三陰性乳癌三期B", 只有2%的乳癌病人為此型, 而且很篤定地說, 我很有可能已轉移至腦, 預後情況通常很不好, 私底下和我弟弟說, 我活不過18個月!! "your sister is in great danger, her type of cancer is EXTREMELY aggressive and average survival term is 18 months!!".

西醫們呀, 可不可以治病人就好不要嚇病人?? 我發揮從小到大的叛逆精神, 選了替代性的葛森療法, 把我的體質徹底翻轉, 所以今天是2014年7月13日, 從你們說我死定的那天起, 已過了16個月, 我還活得好好的!

我知道, 你們可能會說"你的腫瘤變大了, 你選的什麼鬼葛森療法是失敗的!" 可是, 我的腫瘤化成水了耶, 化成水身體才能排掉呀, 硬得像石頭才不好吧?? 還有, 你們從頭到尾無法解釋為什麼發炎得那麼嚴重的皮膚上, 在術後報告上卻無癌細胞? 你們也無法解釋為什麼我沒用化放療, 腫瘤在葛森療法三個月後還是死了約40%? 你們更無法解釋, 這麼大的腫瘤, 為何卻只有一根微細的血管和身體連結? 為什麼身體把我的腫瘤包得乾淨無比, 讓它和胸肌無任何沾黏.... 因為你們啥都無法解釋, 才會私底下叫我為" miracle case"吧, 不可否認, 西醫在救急及外科手術領域上是強項, 我也很感激你們幫忙動手術,割掉我那個根本像顆大水球的腫瘤, 我才可以3.5個月就從三期B進入remission, 但對於治療慢性病, 你們真的很弱耶。(ps: 我弟弟是在醫學院教書的醫學博士, 表姐夫是在美國執業的西醫, 我自己曾在全球知名的大藥廠工作過....所以我不是像你們想的無知的某某某..)

所以西醫, 你們的治療方法不是治病人而是治腫瘤,是錯誤的方式!還有,求你們別再預告罹癌病人的存活期了, 你們不是上天, 只有上天才能決定每個人的生死! 是的, 你們通常預告病人的存活期時都還蠻準確的, 不過那只發生於如果病人選用化放療的話, 因為用毒藥毒一個人, 要預估死期就容易很精準吧. 我自己也知道, 如果當初我選擇化放療, 以我惡化速度以小時算的腫瘤來看, 我肯定活不過一年的 (可能八個月時就不行了). 還好我相信我自己, 選擇了由根挖掘, 喚醒免疫大軍的非主流的葛森療法, 才能亳無任何副作用地好好活著至今。如果不幸在未來的某一天, 我免疫系統又失調而復發了, 至少我可以完全無痛安心地過去, 而不是被化放療折磨地死去活來地等死。

最後, 西醫們, 醫學界已研究癌症八十多年了, 結果哩? 死亡率仍和五十多年前一樣, 有些癌型不進反退, 數字會說話, 都這樣的結果了, 對於癌症, 你們為什麼還是只用化放療呢? 難道不能改變僵化的醫療體制?是不能改變還是不願意改變呢?癌症不應該那麼可怕, 是你們錯誤的治療方式讓它變得像怪物般可怕. 有良心的西醫們, 請您們想一想吧...

最後, 看到這篇文章的人, 想學習自救方法長保健康的話, 歡迎來加入社團, 社團中的資料相當多, 絶對會令你大開眼界, 但不相信自然療法的人, 就請不用浪費你我的時間了。葛森療法互助園

最後,附上2014年7月與老公的近照, 有圖為証, 我可是快樂地活得好好的唷....

攝於美國康州2014年7月12日

4 則留言:

  1. 恭喜你!你應該是少數能夠活下去的人。我自己以求真的態度,知道自然醫學對處理癌症其實有很大的優勢。只是由於主流醫學的強勢,替代療法難以廣泛地被人接受。
    (每個人都應該知道,“對癌症的戰爭”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欺詐行為. The war on cancer is largely a fraud!) 兩屆諾貝爾獎得主 Linus Pauling, PhD,two Time Nobel Prize Winner

    一般市民只懂相信西醫,實在是非常可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呀,太多人只相信藥及西藥,真的很可惜.

      刪除
  2. FYI
    http://www.naturalnews.com/046110_mangosteen_fruit_breast_cancer_apoptosis.html

    回覆刪除